扫描二维码发送到手机 我要推荐新闻

??中债登之后,中信登即将落地!

2016-11-17, 领金财经订阅号

领金财经订阅号

chinabondclub

领金财经(原中国债券俱乐部),由金融机构人士创办,国内最大的金融同业、非标、债券、租赁、资产证券化的交流平台。定向找人,产品路演、资产撮合。


11月16日,银监会已就中信登成立举行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会;银监会信托部已起草《中信登管理办法》等监管细则,将于近日正式发布。

本文综合自财新网北京商报、21世纪经济报道


中信登年底即将落地


资产规模已达17万亿元的信托业将迎来全国统一登记,困扰信托业多年的流动性不足问题或将可化解。


据财新记者多方了解,信托业国家级统一登记平台——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信登)设立已近尾声。目前中信登筹备工作已完成,正在全面启动成立工作。11月16日,银监会已就中信登成立举行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会,待后续《公司法》规定的一系列程序履行完毕,有望于2016年年底正式落地。中信登注册地为上海自贸区,注册资本30亿元。


接近中信登人士指出,中信登作为信托业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其成立,重要意义有三点,一是有利于依法保护信托受益人的利益;二是进一步规范信托行业发展和管理,为监管部门提供监测信托行业的信息平台;三是有利于信托资产阳光化,为反腐提供平台。


中信登是经国务院批准,由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受银监会监管。据财新记者了解,为规范中信登依法合规开展相关业务,目前银监会信托部已起草《中信登管理办法》等监管细则,将于近日正式发布。


中信登董、监事会成员确定


在11月16日举行的中信登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会上,参会股东已就第一届董事会和监事会人员构成进行审议。


中信登股东成员中,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债登)出资15.3亿元,持股51%。剩余股权合计持股49%,其中,中信信托、重庆信托、中融信托、建信信托、上海信托、民生信托、中航信托、平安信托等八家信托公司各出资1亿元,分别持股3.33%。剩余十家信托公司0.6亿元、0.4亿元出资规模不等;此外,中国信托业协会出资0.1亿元,持股0.33%,中国信托业保障金出资0.6亿元,持股2%。


目前的股权结构也是一番博弈的结果。据记者了解,中信登对信托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因此,银监会方面希望能够引入信托公司等市场因子作为股东;而中债登一直深度参与筹备,希望持有更多股权,最初甚至希望全资控股。


财新记者获悉,这次会议上,董事会、监事会成员已定。其中,董事会成员九名,包括银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文海兴、上海银监局巡视员张荣芳、中债登副总经理柳柏树、中债登副总经理周自立、北京市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理事长许均华,以及四位来自信托公司的董事。其中,文海兴将出任中信登董事长,许均华为独立董事,其余七位均为董事。


监事会成员六名,其中四名是财政部驻山西省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党组书记李元成、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张卫东、中航信托常务副总经理刘寅、民生信托董事会秘书王彤,另有两位职工监事另行选举。


中信登基本功能包括信托产品、受益权及其变动的登记,衍生功能是信托受益权流转交易等。此外,中信登还可提供其他不需要办理法定权属登记的信托财产公示服务。


“需要办理法定权属登记的信托财产,如信托计划中作为增信措施进行抵(质)押的房地产、股权、知识产权等,还是按照目前的法律规定到各自相关部门登记,而中信登可以作为辅助登记,法律效力相对较弱,但也有部门规章效力。”


接近筹备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中信登目标定位是对信托产品进行登记、公示,确保设立信托计划的信托财产独立性,防止第三人善意、或恶意侵犯信托受益人利益。在其后续发展中,再逐步发展信托受益权流转市场。


产品及受益权登记、公示确权、信息披露、流转交易,是中信登成立后对信托业的重要意义。“中信登实现上述作用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首要目标是先把登记平台搭建好,再进行产品、受益权登记,促进产品标准化,而后在此基础上促进信托资产流动。障碍还很多,专业性也很强,需要逐步摸索推进解决,不可能一蹴而就。”多位参股中信登高管人士表示。


一方面是公司制企业;一方面是信托业基础设施服务平台,如何在服务信托行业与股东回报之间取舍平衡,对中信登后续展业将是一大考验。


据悉,中信登作为垄断性机构,第一目标是要服务行业,同时收取一定费用,收费范围包括信托产品、受益权信息及其变动情况登记的费用;信托受益权账户设立和管理费用;与信托登记、发行、交易等业务相关的信息查询、咨询、培训费用等。具体收费项目和标准尚待进一步确定。


十年难产路


目前,信托产品登记现有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和上海信托登记中心两个平台,信托产品交易则通常依托陆金所、北金所等各类资产交易所或信托公司自建平台进行。但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两家平台收集的信息都很有限,无法覆盖市场上所有的信托产品。另有人士介绍,成立于2006年的国内首家信托登记中心上海信托登记中心,虽然注册信托公司超过2/3,但其功能止步于信息登记阶段,影响也在业内逐年淡化。


中信登因此被寄予了厚望。今年初,银监会提出年内将设立中国信托登记有限公司,并建立信托产品统一登记制度,以此来保障信托各方当事人的权益,提高信托产品的公信力。


事实上,《信托法》实施15年来,信托登记制度已愈发受到重视,业内也有呼声和实际尝试,却因多种因素而未能落地。在上海信托登记中心落地后,又缓慢推进了近十年。


格上理财研究院研究员樊迪表示,信托登记公司本质上并非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机构,主要是提供基础设施服务的机构,成立的过程中需要反复征求意见、设计方案,并且涉及到出资、职能定位等相关问题,因此推进速度会比较慢一些。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表示,中信登的成立相关事宜推迟至年底才陆续落实,这也属于正常情况,任何新机构的成立都需要时间去论证、策划、申请、审批。之前年初的时候信托登记这种新型技术手段可能只是整体的创意策划,此后是操作实施,监管层审批走手续的过程。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有的信托公司并不“上心”,是中信登多年来“难产”的主因。该人士表示,不少信托产品集中在私募领域,现在经济形势不好,有些产品可能在兑付之前资金出现一些状况,如果实时地将所有信息都披露出来的话,可能会引来一些不利于问题解决的干预,把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


此外,建立一个统一的平台,也势必会有相应的规范,该人士指出,目前各家公司情况不一,有的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信披和流转平台,该以谁的标准为准呢?同时,统一标准意味着需要投入、增加成本,所以之前虽然有地方牵头的,但反响都一般。这次牵头出资的也不是所有公司,只能说几家大的公司先行动,而且全国市场这么大,要有国家级的机构统一组织,才能推动完成平台的建设。


虽然有不少阻碍,但从目前市场的规模来看,信托业已经到了需要建立统一信披系统的时候。


此前,信托市场因为产品登记、公示、信息披露、流转、兑付、清算缺乏统一的规范要求,难以有效厘清产品的投资人、受托人和受益人各方责任,交易欺诈、违规出具兜底承诺或非法拆分转让信托受益权等违法违规行为也借机滋生。在樊迪看来,中信登的成立对信托行业规范有序发展提供了较大利好。除了有助于解决产品信息披露问题、让投资者和司法机关等对信托产品的信息查询“有迹可循”,在有利于信托财产权的发展外,也有利于解决信托产品流动性问题。樊迪介绍,信托产品的期限一般在1-3年间,但投资者购买后大部分均是持有到期,而很难进行转让。登记平台可以搭建产品转让系统,增强产品的流动性。


对于可以带来诸多利好的中信登,黄震也提醒,对于新生机构的成立是需要一定成本的,具体带来的效益与成本还有待评估。用益信托研究员廖鹤凯进一步表示,产品成立后的中间环节如何披露和所谓的“退出”机制如何设定是值得关注的事情。例如从披露来看,一般的信托产品都有定期报告,如果是固定收益类、融资类等报告,实际上没有什么“看点”,通常情况下只有两种结果,即付息的时候能付出来或不能,这样的报告意义不大。如果是投资类,在中间的信息披露过程中,可以看一下近段时间收益如何、运行如何、标的情况怎么样等。因此,信息披露要如何进行需要看平台的实际操作情况。


信托公司的登记流转构想


信托公司希望信托登记制度完善有两个动因,一是真正实现非标转标,盘活信托财产存量、实现信托受益权的流转;二是解决财产权登记问题,通过登记实现权益的信托化,如股权、土地等。


如果实现财产登记,通过信托实现隔离的资产将不局限于现金,各类权益都可以通过登记信托化,形成独立资产,解决交易税的问题,现在信托公司着力发展的慈善信托、家族信托等都属于财产权信托。


对于流动性方面,一位信托公司高管认为,登记制度建立的下一步肯定是流通交易平台的搭建。中信登会起到市场引导作用,比如推进REITS的发展,实现房地产信托从现有还本付息模式向设立长期的产权交易模式过渡。固定收益信托将完成非标转标,实现标准化的信托受益权转让。


衍生来看,信托资产流动性增强之后会吸引大量的机构投资者加入,以及出现衍生金融业务,如信托受益权抵质押等。


同时设立中信登也是一种信托的互联网化探索,比如信托产品选择在平台发行,认购投资人进行取得凭证,随意流通转让等。


但实现构想的路上仍面临诸多阻碍。如财产权登记的实现,同时需要多个政府部门配合,如果没有配套制度,仅交给登记公司一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对于产品登记,上述高管表示,从信托法角度,当信托资产委托给信托公司就完成了信托的登记,如果无需流转或财产权登记,那么在信托公司内部就可以实现信托目的,无需再到登记公司。


这也是之前的信托登记平台难以运转的主要原因之一。上述信托公司高管称,如果完全以市场化形式运作,难免需求不足。中信登应该对部分产品做行政化登记要求。但是从信托公司的角度看,还是希望多遵循市场化,去行政化、去监管化更有利于长远发展。


领金人脉APP

每天都有海量新增人脉、金融业务需求时时更新

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刻体验APP





联系我们


好文推荐

好的文章要一起分享,不管你在哪里读到与金融相关的优质文章,欢迎推送给领金财经。来稿请注明文章作者及出处,一经采用,红包打赏立即奉上。

来稿邮箱:youyuxiang@chinabondclub.com


致作者:

感谢您为大家提供了优秀的文章,让我们得以在知识层面有进一步的提升,如您愿意,希望可以将您的详细信息发送给领金财经,我们希望通过公众号让更多人认识您,了解您,更希望有幸邀请您做客领金每周一期的“微视角”微信分享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