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发送到手机 我要推荐新闻

听这位斯坦福教授谈音乐教育,我好像看到了未来学科的共同趋势

2016-11-17, 博雅小学堂

博雅小学堂

boyakids

博雅小学堂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青少年在线人文教育平台。为5-12岁孩子及家长提供现代人文教育服务,国内最活跃的家庭人文学习型社区。旗下APP播呀FM甄选中外前沿教育理念和师资以音频节目和在线课程形式提供公立教育最缺乏的通识教育


本文获公号“外滩教育(TBEducation)”授权转载


文 | 厉校麟


11岁开始学琴,从未拿过第一名

大凡采访音乐家,我都会习惯性地问其什么时候开始学习。“11岁开始学钢琴”,Jarek的这个回答,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惊讶,他们一定会再追问:这怎么可能?
 
Jarek 教授全名叫雅罗斯瓦夫•卡普钦斯基(Jaroslaw Kapuscinski)。波兰姓氏,很长很难发音,教授说可以叫他Jarek。此次来中国,是受斯坦福大学和上海音乐学院联合委托,为中国音乐家录制人工智能曲目。

雅罗斯瓦夫•卡普钦斯基

对于我的追问,Jarek教授认为,什么时候开始学是一个充分非必要条件。若能够早学,3岁或4岁,当然也很好。但从他学琴的经历来看,老师最重要。一位能够保持孩子学琴的热情和兴趣,同时又能提高他技能的老师,才是最关键的条件。
 
Jarek出生于波兰,5岁时随外交官父亲在印度尼西亚待了四年,后来回到波兰正式上小学。上了两年,偶然从同班同学那儿得知有一位很优秀的钢琴老师,这才主动向父母开口,要求学习钢琴。“当然,在这之前,我也喜欢音乐,自己还会倒腾录制一小段音乐作品。”
 
跟着私教老师学了两年,Jarek决定成为一名职业音乐家。他先后求学于舍曼诺夫斯基音乐高中(Szymanowski School of Music)和肖邦音乐大学(Chopin University of Music)。但是上了大学后,Jarek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并不适合当职业钢琴家,而更适合当一名作曲家。
 
“因为我去过不少国家,参加大大小小的国际性比赛,但从来没有拿过第一名。”清楚自我定位后,Jarek就再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他开始学习如何成为一名作曲家。
 
毕业后离开波兰,Jarek辗转在丹麦、荷兰、美国和加拿大等国的大学任教多年,凭着丰富的音乐教学履历,成为斯坦福大学音乐系主任。

雅罗斯瓦夫•卡普钦斯基


《Oli的梦》

曲作者 | Jarek
演奏者 | 中国青年钢琴家柴琼妍

正如我们从视频中所看到的,Jarek的这首曲子,融合了钢琴音乐、现场电子乐和视频图像,它利用了计算机人工智能Antescofo预测程序。
 
何为Antescofo程序?

“这是一种音乐伴随程序,由科学家 Arshia Cont 与作曲家 Marco Stroppa合作开发。只要在钢琴前放置麦克风采集琴音,并将声音信号发送到Antescofo,毫秒之内,Antescofo就能预测出演奏者下一个要弹的音符。

作曲家接收到信号后,配合放出事先编制好的电子音效和视觉画面,这就像是古典音乐演奏家、电子音乐家和视觉艺术家共同在演奏,是一种多元素的三重奏。”

▲ Jarek创作的专辑
Juicy: Works for Piano and Image

而这种技术,Jarek在其1997年发表的博士论文《多媒体艺术基础理论:声音与图像的结合》(Basic Theory of Intermedia:Composingwith Sounds and Images)就已经做了全面介绍。
 
“这种多媒体音乐表达技术,非常依赖作曲者对演奏者时间的把握,这是一瞬间的事,要精准到位。”Jarek说道。
 
尽管这看起来是一种跨学科、创新大胆的音乐表达形式,Jarek在采访中却否认自己的创作属于当代音乐。
 
“我接受过十几年的传统古典音乐学习,从弹钢琴转到作曲,其实你光听音乐,还是非常古典的,只不过加了多媒体视觉艺术形式的表达,看起来很‘当代’罢了。”

在他的音乐课上要学乐器
还要学计算机


问到为什么会对这种跨学科音乐表达感兴趣,Jarek想了想。

 
“这可能要追溯到我小时候的事了。我很喜欢按电梯里的按钮,按到哪层,楼层数字就亮了,还伴有声音,电梯再上升下降,这种奇妙魔幻的感觉一直在心里。后来我就想,如果我把音乐和视觉空间融合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体验呢?”

在斯坦福大学音乐学院,除了乐理、作曲、演奏,还有一个专业叫“音乐与科技”,提供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教育。斯坦福的计算机音乐中心,是世界上最早建立计算机音乐研究中心之一。

Jarek介绍,斯坦福有七千多名本科生,其中七分之一的本科生会选修音乐课程,现在大概有60多名研究生。为了给全校主修或选修音乐课程的学生提供优质的音乐教育,音乐系聘请了100多名在各自领域都颇有建树的音乐家。
 
而同为常春藤高校的哈佛大学,并没有演奏专业,只是跟波士顿一些学校有合作培养协议;耶鲁大学有音乐系,但和斯坦福相比,偏学术。
 
Jarek说,要想学他这个专业,除了会一门乐器,还要学计算机。所以,想要跨学科“玩”Jarek音乐,必须懂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懂编程,如果是这样,这跟眼下提倡的STEAM教育又不谋而合了。
 
Jarek提到,如果一个孩子音乐很好,但又想接受更多元的教育,就适合类似斯坦福这样的综合性大学,而不是去音乐院校
 
“学习音乐练就的自律、自控力、记忆力、表演力和乐队合作意识,与其他领域都是相通的。如果一个学生将来想学医或者法律,他的音乐才能可以给他极大帮助。”
 
所以,在美国,职业生涯成功人士,一般都拥有一项音乐特长。

学习音乐是发展灵性,而不是为成功

中国的家长注重学校排名,这是有目共睹的。排名不是给孩子择校最重要的因素,Jarek同样表达了这种想法,他的音乐求学史和任教史都说明了这一点。
 
Jarek本科硕士在肖邦音乐大学,博士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这都不是所谓的“TOP”学校,他还曾在一些中国家长眼中不知名的学校任教,如海牙皇家艺术学院、欧登塞艺术学院、太平洋大学音乐学院等等。“这些学校的老师,培养出来的学生一点都不亚于U.S.News2016排名前四的伊斯曼音乐学院、茱莉亚音乐学院、曼哈顿音乐学院和柯蒂斯音乐学院。”
 
“这些学校会有一些独特的音乐项目,当然顶尖院校也会有,但因为小学校意味着学生数量少,得到的机会就更多。”
 
“这些小学校,往往历史更悠久,只不过无法提供太多奖学金,所以中国家长更愿意冲着顶尖院校的奖学金去吧。”
 
“要成为一名职业音乐家,需要付出的努力超乎想象,只有热爱,并且愿意为之严格练习,才能够达到这个目标。”
 
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成为音乐家,但是我坚信,音乐是人类体验生命旅程最独一无二的方式,其他任何活动都无法替代音乐带给我们的美好体验。如果一个孩子,学业规划允许他投入大部分的精力到音乐学习上,那就坚持。”
 
大人可以通过让孩子学习音乐,发展他们的灵性,因学习音乐而获得的灵性,谁也抢夺不了,不管他是否成够成为一名成功的音乐家。但是,请一定要记住,一个人的一生,总有一些事是不能被剥夺的。因为那些事,我们才能够成为自己。”
 
Jarek认为,这才是学习音乐的最根本要义。

| 相关阅读

避免孩子受到“童子伤”



伟大的音乐家贝多芬说

“音乐当使人类的精神迸发出火花”

还有人说

“语言的尽头是音乐的开始”


点击“阅读原文

跟随周世斌教授

感受音乐对心灵的启迪


选购《音乐里的动物、魔法和情感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