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发送到手机 我要推荐新闻

骑或被骑全看阿King 大湿千里行送上温暖

2016-11-17, 狂言NBA

狂言NBA

tx_nba

最劲爆,最热辣,最癫狂的NBA资讯评论,尽在狂言NBA!

克里夫兰骑士,是骑别人,还是被别人骑,主要取决于有没有阿King。赛季之初,其实阿King未必就想轮休,只是抬眼望去,宝山帮主穿得破破烂烂,铁神帮基业更是摇摇欲坠。忍不住一声长叹,“想当年,宝山你少年英雄,自比乔峰,与本王几番大战,记忆犹新;可如今,帮主还是帮主,却偏偏沦为史火龙。”人嘛,总得讲点儿感情,阿King也不例外,让便让吧。


轮休一场,放你一场,又何妨。


阿King轮休,算是给步行者发福利;浓眉背伤缺阵,那就真是送人头了。其实经资深鉴菜师,虐菜小王子泰伦斯-琼斯亲身实践,魔术内线三星,一群菜逼,理论上不堪一击。奈何当菜逼遇到弱逼,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历经一场激烈程度堪比八一大战同曦的较量后,还是奥兰多的菜逼们笑到最后。



川普即将入华府,这个消息已经令白左们如丧考妣,而更令首都人民伤心的是,奇才居然连废城都敢输,还是没有恩比德坐镇的废城……如今的奇才,似乎已经陷入到了一个死循环。没有墙子,是要输的;有墙子,也是要输的;有墙子没比尔,是要输的;有比尔没墙子,还是要输的;墙子比尔都没有,那更是要输的。总之无论如何排列如何组合,得出的结论都只有一个字:输。照理说双11已过,打折促销也该有个限度,可如今的奇才仍在免费送人头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这就真的尴尬了。


大家都有人缺阵,唯雕爷可称雕哥。顺利拿下人称傻白甜的小鹿后,已与骑士并驾齐驱,对此霍师傅表示情绪稳定。




老司机尚未满血,德隆与巴里亚又被打残,库玄德抬眼一望,身型完好之人不过两三双,只剩北卡黑鹰盘旋在天上。忍不住鼻头一酸,眼泪快要掉下来。按照这节奏打下去,大约感恩节前后,玄德公兴许就得只身飞赴天朝,在CBA张贴英雄榜,号召各路名宿前往达拉斯帮忙。


熊大坐镇麦迪逊,怒撸活塞。波尔津吉斯把德拉蒙德打成德拉懵德,全场35+7,无愧未来纽约之王。圣地瓜农稳定输出,也算做好了辅助工作。掘金对上太阳,当广东名宿全场失误为零时,田径队赢球是必须的。论运动天赋,田径队怕过谁?



勇士攻破多伦多,还是那句话,他们注定是要冠的。只要四大天王分赃分妥,当真没人能玩得过他们毕竟摁住葫芦浮起瓢,总有人能挺身而出,今儿便是小学生35,杜晓武30,合作十分愉快。德罗赞又是一场30+,据说得分能耐直追老爷。于是问题随之而来,把巅峰期的老爷空降下来,顶掉德罗赞,猛龙能不能把勇士干翻?


传闻国王打算交易表妹,其实表妹何尝没有拍屁股走人的想法?环绕扫视一圈,首发其余四人合砍22分12篮板,数据之和还不如自己;再扫视一圈,赫然发现一条醉汉(劳森),一位铁侠(盖伊),一瓶酱油(阿弗拉罗),一块白板(库弗斯),简直毫无存在感。难怪三下五除二便被村夫的球队拍翻,乡亲们给说说,表妹这么心高气傲的家伙,这日子还能继续忍下去吗?这日子还能继续过下去吗?



小船儿命再硬,也没硬的过暴君熊。躺赚真君靓仔不去管他,暴君熊这边,负责输出的依旧是康亿五与黑白双熊。主场作战的小船儿一度落后小20分,却在末节迎头赶上,保罗夺命追魂手送出中投,比分给反超了。胜负手,随之而来。


比赛打到最后不到30秒,快船手握球权,稳稳当当的控一波,对面兴许就得犯规了。克劳福德正美滋滋的想着呢,不料突然冒出两条大汉,一前一后,好似比利-海灵顿与范-达克霍姆俩兄贵。忍不住菊花一紧,小手一松,球权易手。回到暴君熊的进攻轮,康亿五直切中路,斜传分边,小家嫂对准那洞口,挺腰收腹,轰出一记世界波。整个世界,由此清净。


自古以来,暴君熊向来就是快船冤家,但凡两队交手,结局注定不死不休。




新赛季开打以来,大韦少先后输给晓武、伊巴卡与雷吉,今儿若再输给三弟,怕是要疯。大概是意识到一旦客场赢球会有严重后果,大湿号召全队,将命中率调整到最低。而作为我火年薪第一与第二的球员,大湿与安德森分别砍下13分与14分,并用这样的数据向大韦少发出信号————


“二爷,还有三弟疼你,一生一世疼你。”


只是可惜了布鲁尔与恩尼斯,据余孽计算,布鲁尔发挥出色的概率,相当于林丹出轨;而恩尼斯表现惊人的概率,则相当于杨幂被绿,而今天,这两件事请居然同时发生!实在是一条大新闻。奈何布鲁尔+恩尼斯的双双发威,依旧抵不过大湿与韦少之间的浓情蜜意。人间处处见真情,这个社会,还是正能量更多一些。



只是对于大湿来说,献身大韦少完事后,便是深深的空虚与寂寞,一看数据榜单,16中4,着实不太好看。于是便来到了夜店,刚巧,小戈登也在。


“哎,今儿我也登登登登的打铁,20投才4中。”还未等大湿开腔,小戈登便抱怨起来。


“这么巧。我近来也很不爽。”说话的是刚被废掉主力位置的阿隆-戈登。


“娘希匹,我也差不多。”卢尔-邓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老哥现在在洛杉矶,就和闲汉似的。”


“比惨,谁能比我更惨?”奥登冷哼一声。


“切,我输的连裤子都没了。”戴维斯也在喝闷酒。


“我也差不多,要说我哈本应是三巨头啊,少主和唐斯这俩八嘎就知道吃独食。”拉文吐槽。


一看一呼百应,大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各位,各位,同是天涯沦落人,不如抱团共取暖。我建议,组成联盟。”


“好主意,不如就叫登登联盟好了,大家名字里都有这个字嘛。”小戈登立即响应。


“赞成。”


“赞成。”


“赞成。”


“那我该怎么办?”浓眉有些愁眉苦脸,我名字里可没登啊。


“不难,改成邓维斯不就行了嘛,咱俩还能凑个亲戚呢。”卢尔-邓机灵,随即提出建议。浓眉一听,果然是好办法,笑了。


“各位,你们聊,先走一步。”拉文面色一变,起身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