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发送到手机 我要推荐新闻

“城市与乡村的巨变激起了我创作的兴趣!” | 专访欧阳世忠

2016-11-17, 影艺家

影艺家

fotoartist

影艺家是成都影像艺术中心(CDPC)的一个窗口,致力于推广全球摄影人和他们的作品,鼓励实验性作品以及呈现影像的多元性。

▲ 《新地带》江南垟系列,2016 年,摄影:欧阳世忠



影艺家按:欧阳世忠,1972 年出生,浙江温州人,自小喜欢画画,在美校学装潢专业,毕业后从事平面与装潢设计专业,业余时间在学习油画、书法与现代刻字。2007 年开始自学摄影。



▲ 欧阳世忠


影 艺 家:先聊聊你最早是因为什么而接触了摄影,并且还坚持到了现在?

欧阳世忠:要说我和摄影的结缘,读浙江美校时就学习过摄影,当时只是为绘画积累素材而已。美校毕业后一直从事平面广告设计方面工作,平时喜欢油画、书法、现代刻字、收藏、杂而不精,真正对摄影感兴趣是在 2007 年,感觉只有在摄影上才能真正释放自我。摄影最吸引我并能坚持到现在的地方不仅是它广泛的应用,更是它能承载着照片过去的生命并拥有更多的可能性。

▲ 《丢失的灵魂》,2008 - 2013 年

▲ 《丢失的灵魂》,2008 - 2013 年


影 艺 家:你最早的一组作品《丢失的灵魂》是在 2008 年到 2013 年期间陆陆续续完成的?当初为什么想到拍摄这样一组照片呢?

欧阳世忠:是的,这组照片是我在日常生活中用情感再现的影像日记,当初刚接触摄影,因为年轻,对这类题材感兴趣,在拍摄中也没有刻意地去模仿和拍摄它,到后来,主题才慢慢地清晰起来,在编辑中有受到当代日本摄影师的一些影响。

▲ 《丢失的灵魂》,2008 - 2013 年

▲ 《丢失的灵魂》,2008 - 2013 年


影 艺 家:在这期间,又是什么原因,让你去大凉山拍摄《界限》这组作品?并选择这样的视觉呈现?

欧阳世忠:在这期间我也一直在不断去创新去尝试,想知道哪种类型的摄影更适合我。《界限》拍摄于 2010 年至 2012 年。在这两年期间,我都是自驾到四川大凉山创作。当第一次接触到这个神秘的乡村,看到这些原始生态的生活习俗时,这种原始、质朴和安静反而让我产生了一种距离感,这种距离感不止是地域还有文化,还有人与人之间的。于是我就利用老照片的形式来呈现,要保持画面中自然的状态,使整个画面要突出“静”,而不是“寂”。

▲ 《界限》,2010 年

▲ 《界限》,2010 年

▲ 《界限》,2010 年

▲ 《界限》,2010 年


影 艺 家:是否有某件具体事情的触动,让你从纪实摄影转向风景摄影呢?

欧阳世忠:摄影,作为最具当代性特征的艺术门类,在社会关注、观念表达和风格确立方面都表现出无限的可能性与探索的多元性。所以摄影不单单局限于风花雪月、追求唯美的沙龙形式(政府宣传画册)和报社记录报道的模式。风景摄影(景观摄影)具有探索性、思想性、挑战性,可以更多地启迪大家对社会的思考与关注。

▲ 《新地带》潜伏系列,2013 - 2014 年

▲ 《新地带》潜伏系列,2013 - 2014 年


影 艺 家:从你自身拍摄多年的角度,你又是如何来看待自己的这种转向呢?

欧阳世忠:摄影技术并不重要,沉淀、积累自己的思想以及情感表达最为重要,这些都要经过反复的实验与探索,然后再从中选择一条自己最擅长和感兴趣的摄影方向去走下去。

这几年我一直在拍摄家乡的题材,作为土生土长的温州人,我对这片土地充满了无限的热爱和依恋。随着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工业化、城市化的推进,消费主义的浸淫,传统的农村正在被颠覆性地改变,身边的土地也渐渐失去了原有的景色和模样。冷面的乡村景观、城镇的巨变,以及人的生活方式的改变,这些都激起了我创作的兴趣,关注这类题材也体现了一个艺术家对社会的使命感。

▲ 《新地带》潜伏系列,2013 - 2014 年

▲ 《新地带》潜伏系列,2013 - 2014 年


影 艺 家:《新地带》划分为潜伏、建筑和植物三个部分呢?在这拍摄其中,又遇到过哪些困难呢?

欧阳世忠:从 2010 年开始,我一直以《新地带》为主题,用不同手法探索同一主题。我认为现代摄影,有必要多样化去尝试各种媒介和材料的运用,为自己的创作探索无限的可能。摄影仅是一种手段,言说方式,好比语言文字。同样的题材可以用不同语言符号来呈现,以表达出独特的意境空间,从而触发观者延伸想象,与图像本身碰撞产生共鸣,这是我对摄影的理解和认识,也是我一直为之不懈努力的目标。

潜伏这一系列是以工业题材与纤维材料作为媒介,改造日常生活材料的正常用途,来重新定义生存空间,通过可能唤起某种记忆的情感物品来建立与公众之间的对话空间。

▲ 《新地带》潜伏系列,2013 - 2014 年

▲ 《新地带》潜伏系列,2013 - 2014 年


建筑系列以一种姿态对当今建筑景观的现实展示了新的思考,记录农村的不同文化与生活方式。每一个乡村都有其特有的符号,这些文化符号与生活在这里的人,突出了乡村特有的环境。

▲ 《新地带》建筑系列,水头陈村新区,建造时间 2005 年 

▲ 《新地带》建筑系列,奇槎詹二村,建造时间 2011 年


植物这组作品与时间因素有关,讲述时间和现实的感知,日常生活或者生与死等问题。是对摄影语音新的手法新的探索,把传统艺术通过挪用重构的方式将切入当代社会与政治话题。

▲ 《新地带》新本草纲目系列,独角莲

▲ 《新地带》新本草纲目系列,烟草


潜伏、建筑和植物每个系列的创作手法各不相同,可是它们之间有着共同点,用新的视角表现环境与发展是当代中国存在的主要矛盾,在统一的主题中,每一个系列的创作形式不同、呈现形态不同。比如展览和手工书呈现用哪种纸,作品尺寸的大小如何布置展示,每一种材料每一种方法都要求不同的技巧。通过何种形式来统一整个布局,这些事情都会在创作前要思考的问题,这些都极具挑战性,我从不固定使用某种技巧,而是尽量通过思想性和视觉美感的方式来展现,尽我所能做到的最好。

▲ 《新地带》新本草纲目系列,决明

▲ 《新地带》新本草纲目系列,盐肤木


图像只是简单的观测,拥有暗示力量的本质最终来源于自然,所以我不断地给自己补充营养,读书很重要,有这些知识的支撑才能让摄影不仅仅只是停留在拍摄图像上。

▲ 《新地带》新本草纲目系列,南瓜

▲ 《新地带》新本草纲目系列,萝藦


影 艺 家:能讲讲《无相》这组作品的构思和创作手法吗?它是否是你把绘画上的技法进行的挪用和结合?

欧阳世忠:这个系列图式特征是无规律的色彩组合,自由地、点、线面关系和空间布局。我是用具像的照片经过漫长地时间让它产生化学反映,现在看到的只是时间的痕迹,划痕、裂痕和损坏的表面所构成的不规则的抽象画面。

▲ 《无相》,2015 年

▲ 《无相》,2015 年


有的看似遥远的星际,有的像是抽象的绘画,完全抛弃自然的艺术表现形式,纯粹由色彩、符号、肌理构成的画面,犹如音乐、诗歌、舞蹈等。观众可以自行决定图像的含义,越看就会有越多的发现,形成不同的一种对比,同时为观者提供了一个空间去想像和解释一种精神存在。

▲ 《无相》,2015 年

▲ 《无相》,2015 年


《无相》系列是从具象研究转向对抽象艺术以及符号化领域的探索和实验项目,试图推动摄影和绘画之间的界限。

▲ 《无相》,2015 年

▲ 《无相》,2015 年


影 艺 家:最近在拍什么呢?能否向我们透露一下?

欧阳世忠:完成之前一直想做的项目,我会把创作重点放在世界矾都的拍摄上。这个月有 2 个重要的展览,连州国际摄影节主题展和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厦门)。

▲ 《新地带》人间草图系列,2016 年

▲ 《新地带》人间草图系列,2016 年

 
影艺家:有哪位摄影家是你印象最深刻的呢?

欧阳世忠:影响我最深刻的的摄影家有:贝歇夫妇、爱德华·伯钉斯基、沙莉·曼恩、森山大道、南·戈尔丁、安德烈斯-古斯基和杉本博司。

▲ 《新地带》人间草图系列,2016 年

▲ 《新地带》人间草图系列,2016 年


影 艺 家:最后,推荐一些你喜欢的摄影书籍给大家吧。

欧阳世忠:Yann Mingard(扬-明葛)和柴田敏雄。
 

《新地带》豪宅系列
▲ 大镇新龙村

▲ 大镇民建村

▲ 大镇红卫村,建造时间 2010 年

▲ 水头龙溪三村

▲ 奇槎罗田梁家,街建造时间 2012 年

▲ 奇槎罗田梁家街

▲ 白界西村

▲ 大镇新龙村

▲ 蛇龙新村

▲ 太平村新西区,建造时间 2015 年


《新地带》江南垟系列












《新地带》于东海系列












欧阳世忠


1972 年生,浙江温州人



摄影 → 欧阳世忠

采编 帕逻


影艺家微刊是杂志《影艺家》的延伸

由成都影像艺术中心(CDPC)主办